分享到人人
议题一:阳光文化基金会的自我主张:阳光慈善

杨澜:阳光慈善——阳光文化基金会的主张

我相信,中国的慈善公益发展,也是到了这么一个地步,是个多元化,快速发展的格局。各种弱势群体层出不穷,无论是把慈善作为第三次财产分配,还是认为社会需要一个正确价值观念,都该关心和支持弱势群体,这个支持还应该是可持续的支持,也就是大家说的助人自助。要帮助这些弱势群体,除了要有政府的法律法规、社会服务体系外,熟悉本地情况,运作快速高效,源于社区服务社区的慈善公益组织、以及支持和影响这些组织的慈善公益事业就显得格外重要。

从我的理解来说,举一个比喻,现在的慈善公益事业,就像热带雨林一样,有乔木、灌木、藤条、花、草、各种各样需要帮助的人群,形形色色基于社区,提供公益服务的组织,而这些物种的繁茂程度,又受到阳光、土壤与雨水这些支持性因素影响,也就是慈善公益大环境的影响。[详细]

议题二:国外经验对中国NGO发展的启示

David Brown:给中国NPO应责制发展的建议
想谈一下世界各地以及中国的非营利组织在发展应责制的过程中可以采取的三种模式。第一种模式,对于非营利组织来说,他们设想在组织内部开始制订一些战略性的决策。一些非营利组织的领导人会聚在一起共同商议如何来创立一个更好的规则。[详细]
Bill Ryan:参考美国案例,建立有效的非营利组织理事会
今天我主要谈一谈我与美国非营利组织打交道的经历,同时我也想谈一谈我对中国非营利组织工作的一些建议。在我讲述的内容当中有许许多多的问题都没有一个固定的答案。[详细]
Scott Kennedy:用老外的眼光看中国的非营利组织
对于中国的非营利组织来说,应责力是一个新问题。我在上世纪90年代研究中国非政府组织的发展的时候,我们最关注的问题是发展空间,在过去的十年,特别是在过去的五年当中,我们越来越关注的问题是能力建设,最近应责力成为了一个非常热门的话题。[详细]

田凯:以慈善冠名的慈善组织走过17年
相对来讲,为什么我们今天会谈到中国NGO的问责力的问题呢?是因为我们要在短短的17年的时间里面走发达国家几百年的历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感到非常遗憾的是,在我们90年代以来,我们慈善这个词成为了一个新词,这是一个非常遗憾的事。[详细]
张海滨:十年以后我们一定将讨论中国NGO的国际化问题
我注意到一个现象,中国的NGO走出去,刚才讲的热带雨林,中国的热带雨林的发展是我们大家的期待,从长远来讲,中国这个雨林能不能走出国门,向世界去扩散,这是我们未来的一个梦,一个更大的远景。[详细]
议题三:社会组织支持性机构的创新

元志中:友成普融的小额信贷综合解决方案
PO作为非营利组织也引起了很多的歧义,有很多的NPO组织在赚钱,它要有收入,甚至要有高出它支出一部分的盈利的东西。我个人的理解,非营利组织不如叫不分钱组织,分一分钱组织或者是少分钱组织,要把盈利的钱也放到资本公积金里面继续发展事业。[详细]
杨平:公益组织的效率原则
我第一,应该研究和开发多样产品的公益产品评估工具和评估模式,以推动公益事业在真正专业化道路上的健康发展。第二,真爱梦想和商业化时代的组织效应的榜样,我们应该说它是中央军。同心希望家园应该是本土化,尤其是对组织教育的榜样,规模虽然不大,花钱很少,但是效益明显。[详细]

长平:运用媒体报道发展NGO
事实上有一些NGO组织或者是有一些英雄式的NGO的工作者,就有被人非议,他们为了媒体有一些夸张的成分,有一些什么什么,其实在他这儿是为了迎合媒体,当然为了排除个人之外,他是被迫这样。[详细]
徐家良:运行、策略与应责力
整个社会组织发展过程当中开始的资源是比较少的,所以要从政治当中获取资源,包括法律、政策、人权物这一块。这个资源当中包括了管理的经验,包括了人才这方面,社会组织从这两方面获取资源以后慢慢的壮大起来。拿了这些资源以后干什么呢?[详细]
郭宇宽:创新根植于更本质的意义
其实并不是说公益领域的考核我们就不能借鉴定量的方法,我们要看什么时候多大的成本,这种考核和评估有没有价值,如果很简单的做这个没有必要。同时,商业领域还有元总做的这些工作是不是都是定量的,都必须定量的,也不见得。[详细]
议题四:政府社会创新政府如何支持NPO发展

曾群:政府官员要主动走到NGO当中去
我现在体会到有许多的NGO组织,他们拿到了钱以后,政府去评估的时候,他们觉得你老是不信任的,实际上不是不信任,这是我对你的评估,因为我要对拨付出去的资金进行评估,我不检查你,审计局就要来检查我了。[详细]
任淑菊:社会创新中政府如何支持NPO发展
政府购买社会组织公益服务和社会组织服务民生行动的开展是我市社会建设创新的新举措,一是探索建立起政府、社会动员的新方式,社会组织服务民生行动充分体现了政府在社会建设中的主导作用和动员作用,通过搭建公益活动平台,将社会组织公益服务项目进行计划性安排,实现合理的资源配置,统一的组织实施。[详细]

鹿永建:公益机构要迎接未来十年的战略机遇期
建立中小学家长委员会,在座的我们有年长的,也有年轻的,要么是做过家长,要么是将来会做家长,要么是在家长之下,所以家长委员会很重要。如果说基础教育可以比作一只鸟,学校教育是左翼,家长组织是右翼,社区组织是尾翼。三翼都不能缺,有了以后就可以起飞,不然只能在地上跑。[详细]

高广深:家长委员会在农村怎么做?
我以前也做过类似鹿老师的工作,但是我是在农村做的。家长委员会很重要的作用在于参与,把学校还有社区,还有家庭放到一起,通过参与找到问题,基于问题,基于需求的教育是以前讲的人民教育人民办,我们依旧有困惑,家长委员会在农村5800万留守孩子中应该怎么做?[详细]

张伟:NGO发展需要一个酸碱平衡的环境
政府跟草根应该是一个什么关系呢?我经常会思考这个问题,我们的政府为什么很辛苦?希望给草根营造一个生态环境,包括了太阳、水、土地等等,其实太阳和空气你是左右不了的,所以你们很辛苦。我们希望给草提供一个酸碱平衡的系统,而这个酸碱平衡政府可以控制,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式。[详细]

北京大学公民社会研究中心制作